Q&A 问答

13699945_10153829407703123_1855462490302785523_n

问:达哇老师:您好!请问您都教授什么课程?

答:我教授的课程范围较广。在西门菲沙大学(SFU)、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和滑铁卢大学(UW)先后教授如下专业课程:《性别与流行文化》、《性别之谈》、《文学中的性别、性、社会正义》、《东亚文明史》、《媒体中的中国社会与文化》、《亚洲电影研究》等。此外,鉴于我的中英文双语功底,我还应邀教授大学语言课程,包括中文初级、中级和高级班。在温哥华私立学院中还教授过ESL课程。

问:您只对教大学生感兴趣吗?

答:多年来我教过的学生上至耄耋老人,下至懵懂学童。除了大学课程,我也尤其对中学生教育有浓厚兴趣,尤其对随父母移民加拿大的中学生有浓厚兴趣,因为在这个走向成熟的年邻段(coming of age)加上移民过程是一个两种文化碰撞、两种语言交织、迷失自我又重构身分的过程,需要有有过同样经历的好老师引导。对于他们,无论加拿大本地白人老师还是从未融入加拿大主流社会、仅在华人社群里活跃的老师,都很难捕捉他们的心态。

问:我准备把我的孩子送到加拿大读书,但是他现在才九岁,不知道是现在去好,还是再晚几年?早去晚去都有什么优势劣势呢?

答:这个问题很好。我在滑铁卢大学教过一个班,几乎全是华人,只不过有的是十七八岁来的,有的是八九岁来的,有的是两三岁来的,有的干脆就是加拿大生的。下课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他们会按照来的早晚自发组成小团伙。比如说,那些十七八岁来的就在一起用纯熟的汉语聊《后宫甄嬛传》。而那些两三岁来的和加拿大生的,就在一起用流利的英语聊美剧《实习医生格蕾》最新一季。总体说来,有时候晚来的面对早来的和加拿大出生的会有一种自卑感,比如我一个学生说:“我十五岁来的,我妹妹三岁来的,我弟弟是在加拿大生的,他俩英语都比我好,一点口音没有,我的英语就不行,跟他们吵架都吵不过。”  我对他说:“你也没必要自卑,他们只是英语流利,你还中英文双语双文化呢!将来的发展,你比他们还多一个优势,所以当务之急是你把自己的英文练好,同时中文也不能忘了。” 他回答:“是的,我们家一回国就体现出我的优势了,我弟弟妹妹到了中国就跟睁眼瞎一样。”

问:我在您的网络评论上看到有家长说,“我的孩子学英语,别人怎么教都教不会,而您一教就会。”  这是怎么回事呢?您用的什么教学法?

答:是的,很多学生都反映,我教他们他们就很容易学会,这恰好证明没有笨学生,只有笨老师。在语言教学上,我的成功主要归功于三个原因——

第一,我在语言教学的初级阶段使用西方盛行的完全浸入式教学法(total immersion),即不从语法和翻译着手,而只使用目标语言,通过形体、动作、表情和图片来让学生自己悟出语言的涵义和规律,这个过程模仿了幼儿牙牙学语的过程,对初学者十分有效。举例说吧,中文里,“我吃饭”、“我吃饭了”、“我吃过饭了”、“我吃了饭”、“我吃饭去”等等,看字面好像意思相近,其实意思都大不一样,而这微妙的差别是传统教学法很难教会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完全浸入式。别的语言也一样。

第二,对于中高阶段的学生,显然,浸入式耗时耗力,效果不大,所以要采用更多教学方法,包括情景教学、比较法、翻译法等等。我比较善于将中文和英文的语言现象加以比对,帮助学生提高学习兴趣和加深理解。举例说,很多学生在中高级阶段习惯了按照语言的规则去记忆并举一反三,而一旦遇到不规则的现象就会有受挫感。我给学生则用中文里的不规则现象加以解释,比如说,我们都说“坐电梯上楼”,其实大家都站在电梯里,没有人坐在电梯里,但是我们偏偏不说“站电梯上楼”,这就是语言中的不规则但约定俗成的现象,中文有,任何语言里也都有。此外,我会将不同语言中相似表达方式加以类比,学生对此兴趣盎然。比如说,中文里有“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英文里则有“A man who has the mind to beat his dog can easily find a stick” (一个想打他的狗的人可以轻易找到一根棍子),表达不一样,涵义基本一致。

第三,我致力于量身定做(customized)的一对一教育(one on one tutoring)。学校教育有学校教育的优势,那就是集体的互动能增强学生的融入感和参与意识;但是一对一的教学能起到很好的辅助作用,因为每个人的学习特点不一样。比如说,我有一个十几岁的学生,还属于贪玩的年纪,你教他使用比较级造句“汤姆比约翰高”,他怎么也记不住;但是如果你教他说“姚明比潘长江高”,他当下就记住了,而且马上能举一反三,终身不忘。这就是量身定做的教育的优势。

问:我在网上看到您在加拿大大学里教专业课程学生评分也很高。请问您在加拿大主流社会中对于他们的教学方法有什么评价?

答:恕我直言,我还真在加拿大学到了很多教学花样,这里的老师(主要是中小学老师)太会折腾了(注意,这个“折腾”在这里是褒义)。举例说吧,同样是课上让大家做几道选择题,中国老师通常让大家在下面选好,再举手回答。但是我遇到过好几次加拿大老师让学生全都站到一片空地上,让选A的人往前迈四步,选B的往前迈两步,选C的往后退两步,选D的往后退四步,或者其他类似的方式。我当时还心想,这不就是换汤不换药吗?为什么采取这种大动干戈的形式呢?可是人家自有道理——学习不仅是坐在那里听讲、读写,还要有肢体运动和集体活动加以辅助,而你一旦把枯燥的圈圈画画举举手的方式变为离开课桌做集体运动,学生的参与意识即刻高涨,教学效果也倍增。后来我也学会了这种西式教学方法,果然,学生兴趣越来越高,性格越来越外向,同学关系越来越亲近和睦。

身在加拿大主流社会的教育环境的好处就是感同身受直接接触很多教学良方。再举一个例子,说起写作文,中国教学方式一般就是老师布置一个题目,然后学生就开始写,而学生为了写作文而写,经常绞尽脑汁不知所云。我在加拿大跟一个女老师学到了她的花样,效果好很多。她有一天给每个学生准备了一个信封,里面有十二张空白卡片。然后她让每个学生将十二张卡片排成四排,每排三张。第一排的三张卡片,她让每个学生写上三个你最最亲近的人。第二排写上你最珍贵的物品,比如说家里发生火灾了,你首先要抢救并带出火灾现场的三个物品是什么?第三排写上自己最热衷的三种活动。第四排写上你自己最引以为豪的三个优势。然后,她让学生先后撕掉可以抛弃的两个亲人、两个物品,两个活动,两个优势,最后所剩四个卡片再撕掉两个,保留两个。在这个过程中,学生们都有艰难的思考和抉择过程,比如一个学生最亲近的人是爸爸、妈妈、姥姥,非要他抛掉两个,他痛苦地抛掉了爸爸和姥姥,因为他说道:“我当然还是跟妈妈最亲。”

在这之后,老师又布置大家演讲和写作文。这下子可好,大家都有说不完的话,写不完的段落。一时间每个人对于写作如此充满了激情!我当时心想:为什么中国的学校教育就没人家会别出心裁、标新立异呢?难怪中国家长如此乐于把孩子送到加拿大上中小学,的确人家的方法和理念高出中国一筹啊!

问:我对您说的个人“量身定做”的教学方法很有兴趣。请问这种方法基于什么原理?

答:所谓量身定做,就是要考虑到一个学生自身特点,包括家庭和教育背景、心理素质、兴趣爱好、记忆特点等。所谓记忆是学习之母,对于学习的一个重要能力就是记忆力。我认为学生作为一个群体,彼此之间记忆力没有太多高低之分,而只有记忆的兴趣点不同,所以人才会有选择性记忆。

问:我们家长把孩子送到加拿大了,他们不就自然而然学好英语了吗?为什么还有家长额外给孩子补习英语呢?

答:这通常要看这个孩子是多大来的加拿大。如果五岁以前来的,不用说,通常以后英语会成为第一语言。但是如果十三四岁以后来的就不好说了,因为据我的学生说,他们十三四岁以后来加拿大,之前在国内学的是课本英语,来到加拿大发现人家听不懂。比如说,一个学生把班长叫作“class monitor”,我一听就知道是国内课本上学的,在加拿大你如果这么说人家会误以为是不好的意思,而他们把类似班长的学生职位叫作“class rep(resentative)”。此外,家长们以为孩子来了加拿大上了中学,英语自然会提高,问题是,他们来了以后发现英语不好,总是和班上三四个中国同学扎堆,不怎么和白人学生来往;而越不和本地学生交往,就越缺少练习英语的机会,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久而久之,他们依然对汉语依赖性很大。我给有的学生辅导时发现,体育竞技中的基本词汇他们都没听说过。我说道:“恐怕你没怎么和加拿大本地学生来往过吧?这些词汇,只需要你和他们打两次篮球就会了。” 学生连连点头称是。

问:中国家长学生为什么重视英语胜过数理化呢?

答:中国学生本身数学就很好。君不见滑铁卢大学数学系师生基本清一色都是中国人,所以有的学生开玩笑说:“干脆咱们都用中文授课得了。” 至于为什么英语最重要,那是因为将来无论从事学业还是工作,英语的口头和书面表达将是你活动的重心所在。虽然加拿大号称杜绝种族和族裔歧视,问题是隐形歧视还是存在的。比如说,在加拿大接一个商务电话,只要一听对方有口音,人们马上会疑心是诈骗电话——不是因为人们歧视口音,而是因为这年头诈骗电话太多,而绝大多数都是有口音的洋泾浜英语。再者,倘若你收到一封邮件,或求职信,或招聘函,或租赁合同,如果错误百出,或者表达不够地道,人们马上会疑心是诈骗或垃圾邮件。这都是确实存在的现实。总之,英语没有掌握好,最后只能在华人社群中谋求发展,给自己的拓展空间造成很大的限制。

问:达哇老师:您好!我看到您在英国顶尖学术出版社出版了英文学术专著,祝贺您!我最头疼的是英文写作,请问有什么秘诀吗?

答:我在加拿大大学里每学期都会辅导学生写论文。教过很多领域,唯独发现教写作最难!因为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见效的。我自己的秘诀是:第一,如果要自己写得好,肯定要读得多。我如果读的书不多,那根本不可能写英文学术专著。第二,要有高人指点。我在2013年得到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学术期刊管理一职位,和资深历史教授Veronica Strong-Boag博士共事,她现在已经退休了。我受益最多的就是我每写一篇东西,她作为我们的总编就要给我们修改。而每次从她修改的地方我就学人家如何精准地措辞。有时候读到她修改的地方,哪怕就是那么一个用词,都令人拍案叫绝!第三,我曾和温哥华的律师工作过,从他们那里学到了很多厉害的措辞和表达方式,字字珠玑,掷地有声。久而久之,他们还对我说:“咦,你应该做我们这行啊!”

举例说,有一次一个律师催客户缴纳佣金,既要铿锵有力,又要委婉礼貌,还要不卑不亢。这个女律师是这么写的——

When should I expect to receive your retainer?

我看到以后不禁连连叫绝。这么写远远比“When are you going to pay me the retainer?”强很多啊!

总之,要想写好英文,就要多看人家是怎么写的;而且要笔耕不辍,写得越多,下笔就越炉火纯青。

问:加拿大学生和中国学生有什么不同?

答:根据我的教学经验,总体来说,我观察到有这样一些不同:第一,加拿大学生基本上很诚实,我在三所大学监考上千人,没发现一个作弊的,就是连瞄别人考卷一眼的都没有,更别说递纸条的了。通常中国学生认为考试互相瞄一眼不是个大事。第二,加拿大学生特别爱演讲(presentation),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眉飞色舞;我还有过好几个白人男生,一学期都穿便装来上课,唯独到了presentation那天突然西装革履来的,可见重视程度。第三,加拿大学生太爱举手发言提问。中国学生鲜有爱课堂提问的,他们通常喜欢课后一个人跑到老师那里私下里提问,但是这边老师不喜欢这样,他们会说:“这么好的问题,为什么不在课上当着所有人的面提问?这样大家可以分享啊!”

2016-09-22-18-06-57